黄金酱小餐包

炎炎夏日只有让精神凉快一下了😞

存一个!

大怂货:

抱歉占tag
这个特别重要
完了就删
网址: http://3g.163.com/touch/idol/star43?from=idol.pic.index&s=163&w=1&f=qq&username=908708b89d606d539bd6c5544b431853@tencent.163.com#/photoset

nino太可爱了!www~~

今天战果不错

【LOFTER文具控·免费测评Vol.17】一字一句 手写练字帖 文具礼盒套装

万一呢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LOFTER文具控·免费测评Vol.17】一字一句 手写练字帖 文具礼盒套装


古话说“字如其人,如其学,如其志”,说的是一笔一划,无不流露着笔者心中的丘壑。今天,让我们一起向电子时代的默认字体Say No!


不要让潦草的字,影响成绩。一手好字,能为专业形象加分。拾掇了外表,也要好好练字!


【测评产品】 



kinbor一字一句 钢笔习字套装




  • 字帖一:「家书」方正瘦金书 163mm*228mm



内含 | 临摹页×16张 空白页×4张 纸质|80g东方书纸


篇目 | 《孟母训子》《曹丕戒子》《骆宾王与情亲书》等



  • 字帖二:「情书」方正硬笔楷书  163mm*228mm



内含 | 临摹页×12张 可撕页×8张 空白页×4张


篇目 | 《鹊桥仙》《长相思》《请再说一遍我爱你》等



  • F尖钢笔 *建议14岁以上人群使用


  • 墨水


  • 日付贴纸×3:66mm*121mm 标注习字日期


  • 信封×3:90mm*170mm


  • 便签本:55mm*90mm


  • 包装盒:205mm*265mm*75mm












测评要求



  • 测评产品的整体质感及体验,含至少五张配图



测评名额


5名


测评申请方式


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加报名


【测评申请时间】


6月5日-6月11日(本周一到周日),6月12日即下周一主页君会在本文下方公布申请成功的用户,并私信通知


测评反馈


请收到试用的用户在收到试用品次日开始一周内完成试用,并repo在LOFTER以及微博上。


LOFTER:打上#kinbor手帐人生##文具控测评报告#的标签,并 @kinbor主页。将试用报告复制地址私信给主页君,主页君会帮扩试用报告哦。没有完成试用报告,无法申请下一次试用。


微博:将试用报告发布在自己的微博,打上 #全世界都在写中国字# 的标签,并@kinbor生活家官方微博。


申请试用成功的小诀窍


本次试用福利发放会优先选择LOFTER旅行家、LOFTER文具控达人用户及曾经在LOFTER上发布过文具测评的用户~


想成为达人?请搜索“达人申请”标签,内含详细的申请攻略哦!




注:试用产品由出品方提供,如果喜欢,请点击 @kinbor 的主页进行购买。



【郅摩】【DTP48 TEAM A 倾情出演】被风吹过的端午

哈哈哈哈

孤木风:

感谢DTP48给我出演的机会,过山车一般的剧情,惊吓得说不出话。


何吝。:



*欢迎收看TEAM A的热情表演。
*一个小小的郅摩接文活动。
*谨此祝各位粽子节快乐。

01.Lynn:
一把利剑从萨摩多罗心口处穿过,萨摩多罗连一句呻吟都没能喊出来,鲜血不停的从喉咙中涌出来。只能不甘地看着对面的李郅——你好狠!

——————————————————
02.墨非:
利剑的剑尖在鲜血当中突出来,宛如淤泥中伸展而出盛开的莲花。

李郅看着萨摩微微笑了,上前一步,伸开双臂将眼前的人抱住,刺痛突然而来,却远不及方才的心痛来的难忍。他微微叹了口气,加深了手上的力道。

于是白莲便开进了另一潭污泥里,复又开出嫩粉的花来,花瓣上带着血珠,被风一吹,飘飘摇摇落在地上,沁入了土里。

——————————————————
03.孤木风:
导演喊,“卡!”

旁边不知谁喊了一句,“便当啊!来领便当啊!”

萨摩嘴里血包还没吐,就冲便当奔了过去。“编剧脑子有坑吧,拍了A结局,又拍B结局。”他边吃边吐槽。

“这你就不懂了吧,到时候先播B结局,你俩一起死,然后再放A结局,说充会员才能看,这都是套路!”双叶解释了一番。

李郅不解,“真的有人会为了看个好结局充会员吗?”

萨摩举着筷子说,“谁充谁傻逼!”

——————————————————
04.石过境迁:
便当领完对萨摩来说或许是种解脱,拍这个结局太煎熬了些。导演组收工合计着庆功宴,演员间都忙着拍照留念,热热闹闹的,萨摩却从角落里逮着了似是没出角色的李郅。

“李少卿倒是好兴致啊。”他清了清嗓子,本想扯句台词,话音儿到了嘴边又转了个弯,“你不用这样的。我那天跟你说过了,既然来了这个现代世界,就坦然接受。我知道再重现这幕场景我们都难受,但这更清晰的表明了我们还活着不是吗?我们还活着,李郅。”

“……嗯。”攥紧的双手悄然松开。

“我在。”

——————————————————
05.云中虫:
“李郅。”

“怎么了?”

“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李郅了啊,三炮。”萨摩笑了笑,抬手帮他整了整衣领。

“萨摩,说好的不提这件事的。”对面的人脸上笑容突然消失。“老大……他一直嘱咐要照顾好你。”

萨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低垂着眼睛自言自语般说道:“说好要罩着我的,李郅,大骗子……”

“你以为我想啊!谁让你俩大雷雨的往外跑,我拉了一把老大就变这样了!我找谁说理去!”

——————————————————
06.Lynn:
萨摩多罗一叹气,抱起了自己脚边毛茸茸的小团子——是只金毛狗宝宝,看起来只有两三月大。

那狗虽然小,气势却不弱,刚被萨摩多罗抱起来就“汪汪”地咬着黄三炮。

萨摩多罗揉着金毛的狗脑袋,纳闷道:“我就不理解,打雷天我们俩在外面,你拉了李郅一下。你到了李郅的身体里,可李郅怎么就到了这条狗身体了呢?”

“你以为我乐意看着我现在的身体天天用四肢走路、随地大小便、看见粑粑就冲过去啊?”黄三炮翻了个白眼。

——————————————————
07.孤木风:
“他现在宁愿对着一只狗叫我的名字,也不愿再看我一眼。我站在他面前,就像一团空气。”李郅吸了一口烟。

四娘看着远处萨摩和狗玩耍的天真笑容,就像他小的时候,认识李郅之前的模样。“这是你应受的惩罚。”四娘笑得冰冷。

李郅把烟捻了。“我约了新的医生,美国有名的神经科专家。你到时候把他带来吧。”

“李郅。”四娘说,“萨摩不需要看什么医生,他现在需要的只有一个,就是你,彻底离开他的生活。”

——————————————————
08.石过境迁:
“萨摩…”

“我没事四娘…”萨摩看着趴在病床边的人,却连回握她手的力气都耗了个干净,“谢你半年前愿与我演了那场戏,李郅走了,不论他现在在哪,是死是活,都与我毫不相干了。”

“…怎么说,你也算是醒了…”

“我们都明白这是回光返照。你知道吗,就在刚刚我醒来之前,就像个孤魂一般旁观了从拍完戏后到晕倒前的一切。”他看着四娘欲言又止,笑了笑又道,“我没后悔过,因为我爱他。”

心电监护仪平声的那一刻,萨摩使劲眨了眨眼睛,却终是一滴泪,也没流出来。

——————————————————
09.何吝:
耳边的鸣笛声一下将李郅的睡意清了个干净,眼前反反复复都是萨摩那苍白的笑脸,最后却一点点被心电仪器的滴声碾磨过去,直到变成空白。

“…萨摩!”

他狠狠的一拳砸在车窗上,额边的冷汗不
住,惊梦扰人令得他现在心底跟万虫噬心般的痛痒,抓起电话直接拨通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喂?这是萨摩多罗,请问有什么事吗?要预定酒店还是…”

“萨摩。”李郅打断了对方的喋喋不休,紧蹙着眉沉声开口,“出来一下吧,我快到凡舍那边了。”

“李郅,就不能让我把广告打完真是…”对方抱怨地嘀咕一声,声音里却含了些喜意,“四娘盯着呢,我待会儿悄悄出去。”

“好。”顿了顿,李郅目光飘忽了一瞬,“我在凡舍不远的咖啡厅等…”

电话里突然传来刺耳的声响。

接着嘟声挂断。

“李郅?!”

——————————————————
10.墨非:
萨摩多罗疯了一样从凡舍冲出去,四娘的怒吼声从他耳边掠过,模糊不清,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陡然而至的阳光照得萨摩眼前一阵发白,他眨一眨眼,不足百米的地方一辆侧翻的轿车冒着烟,破裂的车汩汩地向外淌着液体,漏油了。

萨摩多罗感觉自己从没跑这么快过。

“李郅!李……郅?”萨摩看着被卡在车内座椅里满脸血污的陌生男子,有一瞬间的茫然。

“萨摩!”不远处的喊声传来,李郅站在街角,他的车歪歪斜斜地停在马路另一侧的逆行道上,虽然也撞花了,但是比侧翻的这一辆状况好了太多。

幸好……

李郅眼看着萨摩的表情由绝望转到惊诧而至庆幸最后被轰然而至的火光吞没。

车辆爆炸。

他的世界……没有了。

忽然白光闪过,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李郅耳边响起:“这便是十世镜。古是今亦是,梦是醒亦是。你既看了,如何选择就全凭本心吧!”

李郅笑了笑,走进眼前的镜中。

卷发少年正惨叫着从天而降……

——————————————————
11.云中虫:
还是如千百年前的轮回那样,卷发的异域少年稳稳的落入那个路过的高大白衣男子怀中。异域少年正欲起身,却被对方一把抱住紧紧搂在怀里。

“萨摩……这次,别再离开我了。”

两人相拥的画面突然随着一阵旋涡被搅的粉碎。萨摩多罗一圈圈用手指搅着手中的汤碗,歪着头看了眼旁边的人。

“我都不知道这孟婆汤还有这种功能?没死过一次果然见识不够呀。”

“你不关心此人怎样了吗?”那人指了指萨摩手中的汤碗。

“关心又能如何,我都死了啊。”萨摩拿出手指,弹掉指尖的水珠。

12.何吝:
“我都死了啊。”

脚步瞬间顿下,李郅站在一望无际的彼岸花海里突然感到了茫然,萨摩的话在他耳边挥之不去,又重复循环着提醒他。

“就算我没死,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了呢?”

他听见他说,然后看见对方笑意盈盈地将装有孟婆汤的汤碗放到了唇边,垂下的羽睫轻颤,掩去了所有神情。

“萨…”

欲言又止,伸出的手僵在半空。

明明跟对方的距离仅仅只有一尺之遥,却仿佛隔了鸿沟,把他的心撕得七零八落。

萨摩没有回头,他一步步落在奈何桥上,在李郅破碎的心上又狠狠地敲下。

——————————————————
13.孤木风:
“我答应你的事,办到了,现在,该轮到你了。”这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代表着无法反抗的,死神的意志。

“看到他去轮回,我便安心了。”李郅对着漆黑的天幕起誓,“我李郅,自愿放弃轮回,永生永世为阴官,守护两界平衡,绝不再扰阳间之事。”

说完誓言,李郅最后往三生石的方向看了一眼。萨摩,你已忘记我,开始你新的人生。而我将永远记着你,你好好活着本身,便是对我的救赎。

——————————————————
14.石过境迁:
“即使是这样。”

“上官小姐,我们知晓你有伽罗术,可过目往事。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做的是排查凶手而不是因你一己私情为嫌疑犯辩解杀人动机。”

“四娘,萨摩已经认了是他杀的李郅。你让我如何洗脱他的嫌疑?我做的只能是让你理解他的做法,他是定犯!毋容置疑的…”

上官紫苏和萨摩为拥有异能之人,近几年来助警局破了不少案子。四娘和萨摩同是举目无亲之人,几年下来也就把他当了亲弟弟养。那贪嘴的小伙,总喜欢喝多了酒缩在房间角落里愣神,仿佛孤独的天地间只余他一人。

面对另一个擦肩而过都不会有停步的陌生人,四娘心中自然是偏袒着萨摩。所以她找来了上官紫苏,想个法子护住萨摩,紫苏却跟她讲了他们二人所有的过往。

他的的确确杀了人,是分尸,碎了块儿埋进土里,掩盖都掩盖不了的事实。

萨摩没有做出任何掩盖,线索极其快速的全指向他一人,清晰得如同提前被人安排好一般。

抓捕萨摩是在海边,天漆黑漆黑的,连他特意穿的白衣都遮了个透。

他往海里走,迈了两步又退回岸上。转身瞬间朝四娘一笑,警铃声四起之时,他闭眼抬起双手递到她跟前。

四娘看得到他的嘴形。

他说。

我值了。

——————————————————
15.云中虫:
公孙四娘用余光看着坐在警车后座的萨摩多罗。

他将头靠在车窗上,视线流连在窗外,一只手不停卷着肩头的长发。他的侧颜还是那么好看,除了手腕上的手铐在沿途路灯灯光的映照下反射着冰冷的光。

时间好像停止在这一刻。什么李郅被萨摩所杀分尸都是不存在的。

忽然间萨摩转过头朝着旁边的四娘嘻嘻笑了。

“哎呀,再不动手就到警察局了,人那么多很麻烦的。”萨摩边说着,双手一扯轻松地将手铐扯断,然后一把抓住了公孙四娘的脖子。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四娘脖子扭曲成诡异的角度倒在了后座之上。

正在开车的小警察从后视镜看到这一幕惊恐的睁大眼睛,瞬间他眼前出现了一只长了尖利指甲的尖爪,血色过后是一片漆黑。
警车直直向路边的电线杆撞去。

碰撞的一刹那,一个身影从车窗跳了出来,轻盈的落在路边,警车爆炸的火焰照亮了他姣好的面容。

萨摩伸出舌头舔干净指甲上殷红的血珠,然后陶醉的抚过自己的脸庞。

“萨摩多罗,你的心愿是和李郅在一起,我已经替你实现了。那么你的这幅好皮囊,我就收下了。”

——————————————————
16.墨非:
染着鲜红蔻丹的手写完最后一个字,颇为留恋地轻抚书页,到底还是合上了册子。

玳瑁灯罩将所有的光线都笼罩于半尺之内,分界明显。

光亮之外就是黑暗,极致的黑暗。

仿佛空间也变得无穷无尽没有界限。

窗外忽然开始落下雨来,一开始只是噼里啪啦地响很快便如同炒豆一样沙沙地连练成一片。

一场暴雨忽然而来,自然也免不了携着雷鸣电闪,滚滚的闷雷声不绝于耳。

忽然一道夺目的闪电,照亮了灯光之外的范围。一名红衣丽人坐在书桌前,双眼闪着兴奋的光芒,血红色的唇微微上翘。她手中的笔又落下,鲜红的字迹烙在册子的封皮上,仿佛割开了精怪的皮肤划出了点点的血迹。

《人渣前男友们的一百种死法》,她写道,整个人都觉得血脉怒张,兴奋难以抑制。
室内的顶灯“啪”地一声亮起,“关上!”红衣丽人恶狠狠地说。

卷发的异域少年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把灯关上:“至于嘛,四娘!怎么就前男友们啦?我俩谁跟你男友过了?”

“你懂屁!这可是老娘的呕血力作,必须起个热度高的名字博人眼球!”四娘放下笔,专心将本子上的墨迹吹干。

“那不行,用名字时候你也没跟我说是这内容啊,我这盒饭领的连起来都能绕地球一圈了,一成太少,你得给我三成!”异域少年在黑暗里寻了个舒服位置躺了,开始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过程。

“萨摩多罗你怎么不去抢!这一整本册子都是老娘一个人辛辛苦苦码的,何况我也自我牺牲了!你一上来就分三成,信不信我索性剁了你啊啊啊!”四娘把册子往桌上一拍,就要循声扑上去掐人脖子。

萨摩一看她的来势连忙补充:“我那不还替李郅要的嘛!我们俩人三成还给你免费宣传,不错了!我,我不能呼吸了!”

“我掐死你就不用呼吸浪费空气了!”

“玩什么呢?”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忽然从黑暗里冒出来,顶灯又一次亮起,李郅站在门口,手中拿着门禁卡似笑非笑地看着相隔五步还要表演“掐死”的两个人……

——————————————————
17.Lynn:

寂静。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

房间内一片黑暗,红衣的女人和长发的少年都消失不见。

李郅的笑容僵在脸上,手无力的按开了灯的开关。

明亮如白昼的顶灯真正地被点亮。

屋子内到处都布满了灰尘,只有最中央的桌子上干干净净的放着两盘糕点,桌子上并排摆着两张黑白照,一男一女,照片里笑的开心。

李郅长叹了一口气,将手里提着的果子摆放到桌子上,随意地坐在桌子上,先是看看右边曾经爱过他的女人的照片,再是看看左边他曾经爱过的男人的照片。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眼底全是戾气,一挥手把桌子上的一切全都挥落在地。

这场游戏,最终还是我赢了。

身为同一原体克隆人的他们,是会互相吸引,又会互相残杀的。

李郅无法控制自己见到萨摩多罗时心脏狂跳的愉悦,更无法控制自己越爱越深越想品尝那人鲜血味道的欲望。

杀,只有杀。

杀了他们,用他们的器官给原体移植。再抽取萨摩多罗的记忆植入进自己脑海里,喝掉萨摩多罗的血液让自己和他真正的融为一体。

只可惜,会常常出现记忆错乱的情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李郅,还是萨摩多罗。

不管是谁——结局都已经注定了。李郅定定的看着踩着高跟皮靴进来的男人——他们的原体。

微卷的长发和魅人的凤眼,萨摩多罗几乎和原体长得一模一样。没准儿,萨摩多罗就是原体,原体就是萨摩多罗。

“移植的器官很容易衰竭呢。”男人朱唇微启,“给我一颗心脏好不好?”

李郅眼前一红。

赢得人终究不是他。


——————————————————
-END.
意念召唤全员。


现在的我是崩溃的

小姐姐太美了!